成都分部十年大事记

    首页 > 光华历史 > 成都分部十年大事记

 

光华大学成都分部十年大事记

 

二十六年(1937年)
十一月十三日
上海本校大西路校舍,全被日寇焚毁。
二十三日
接张校长寿镛函告,校董会在上海议决,分设入川,加聘谢霖,邓汉祥,甘绩镛、缪秋杰,康宝志为校董,就近主持各事,并电请谢校董霖担任筹备主任,全权筹备一切。
二十五日
成都分校筹备处在蓉成立,借正则会计事务所为筹备处地址,并请正则职员苏祖南,刘佑卿、王镜蓉,祝正因、林树湘、郭基荣,黄德清以义务办理其事,林郭黄三君,皆为上海本校之毕业校友。
二十八日
谢校董霖,函张校长,请朱副校长言钧,容院长启兆,附属中学廖主任世承,来蓉负责主持一切。
二十九日
谢校董霖函恳四川省政府刘主席湘给予补助。
十二月七日
四川省政府会议决定,拨助本校迁建费五万元。
十日
谢校董霖赴渝,邀请上海本校前商学院长薛迪靖来蓉,共同办理成都分校事,时薛君在省立重庆大学任教。
三十日
租定成都新南门内王家坝街房屋为校址,开始修葺,并由谢校董霖垫开办费。

 

二十七年(1938年)
一月八日
接张校长由沪来函,经校董会议决,聘谢霖为副校长,在校长未莅川前,执行校务,并嘱放手为之,又请薛迪靖为中学部主任,兼大学副教务长及商学院院长。
十八日
谢校董霖赴渝,出席光华大学重庆同学会,报告筹备成都分校情形。
三月一日
成都分校大学部及附属中学,同时正式开课,四川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代表四川省政府刘主席湘莅校致词。成都分部开设政治经济学系,工商管理学系、银行学系,会计学系、化学系。
三十日
教务长兼理学院院长容启兆由沪到蓉,开始办公。
四月六日
补行开学典礼。
十三日
教务长容启兆赴沪接运上海本校拨给图书,并由成都分部筹款自购理学院仪器。
十五日
在渝设立移川复兴建设委员会,聘请周宜甫,唐肯、潘昌猷,宁芷祁,周季悔、涂重光,陈绍孚、周见三、石体元、娄重光、殷静僧、臧康泰、胡槐卿,张星联为委员。
十六日
谢副校长赴汉,谒教育部长,报告筹设成都分校事务。
五月一日
接张校长函知上海校董会议决。加聘邓锡侯,杨培英,胡笔江,张仲铭为校董。
三十一日
张校长偕容教务处长飞到重庆,谢副校长霖赴渝迎迓。
六月三日
举行本校成立纪念,即六三节,上午开会,由六三同志洪北平教授讲演“本校成立纪念之经过与意义”。
十二日
光华大学同学会重庆分会公宴张校长寿镛,并邀谢副校长霖作陪,张校长致辞,录如下:
恭录 张校长训词(民国二十七年六月十二日于重庆同学欢迎会)
此番寿镛来川,专为向各界人士及诸同学道谢,乃诸同学于寿镛到渝之日,冒暑赴机场迎接已属万分抱歉,今夜又承诸同学欢宴,更觉不安,但诸同学因不忘母校,爱屋及乌,爱及寿镛,惟有接受诸同学一番诚意。今日为六月十二日,距十四年以前六月三日光华诞生,刚刚十三年零九天,寿镛过香港,承香港同学款待,恰是六三,回想以前的事,恍惚若梦,不但诸同学思之增痛,凡世界有情人,无一不同表悼惜。但是哲学中有一句话,万物皆流转,列子有曰,物损于彼者,盈与此,成于此者亏于彼。悟到这种道理,物质随起随灭,不必计较,但求精神始终贯彻,一气奔赴,天道无往不复,不可因其有迅风暴雨,遂怨天地,此固吾人所应认识,并非借此以自慰以慰同学也。同学各处皆有,此十四年播种之苗,发皇增长,无论物质如何摧残,而精神愈摧残,愈兴奋,即如此次川校成立,固由于地方人士相助,而诸同学均各努力,得有相当成绩,今日相会与此,此邦为古华阳,民情质直好义,士风敦厚,华阳国志载的诗句甚多,今取二诗以告同学。其一诗曰,日月明明,亦惟其名;又曰,惟德实宝,富贵何常,我思古人令闻令望。此二诗足以代表川省好义敦厚先民之流风,我愿我同学,人人有日月明明之昭质,薄富贵而求闻望之宏愿,不但复我光华,即复兴我国家,亦有何难。我又有一种感想,从前文化,自东南灌输西南,此后将由西南灌输东南,我年虽六三,自视为尚属婴孩,譬如光华诞生于六三之日,今年不过十四年头,若论川校诞生于三一,即我仅仅一岁,老子有一句话,圣人孩之,诸同学均视为今日重新做人,不比忆及既往,惟有策励将来。孟子有一句话,君子创业垂统,为可承也,为可继也,若为成功,则天也,强为善而已矣。我光华创业垂统,已十四年,可承可继,有数千同学,强为善三字,即是人定胜天,并非俗人眼光,靠天吃饭,皇天不负苦心人,只有苦心人皇天不负,空空洞洞靠着天,天决不会代人做工作的,即如川校之成立,有了谢霖甫先生之愿,才有各界人士及诸同学帮忙,若无此愿,即无此缘。我愿一切由愿达缘,如佛教所谓圆满功德,今日如造七级浮屠,只有一级,这六级,固载全国父老同共建筑,尤在诸同学格外努力,我不过为大众搬移砖石,进一步说,或向大众化化缘。今日这样盛会,寿镛自忘其老,并愿诸同学均作初生之婴孩观,将我光华亦仍作十四年前之初生之九日婴孩观,使此婴孩更加茁壮。今日且作汤饼大会,亦可也。至于上午八一三以后经过事实,川校开学时有小册子详述,兹不再说,借诸同学一杯酒,祝诸同学健康,并祝光华前途无量。
张寿镛
十四日
张校长在渝宴复兴建设委员会及校董,出席者为潘昌緧,周宜甫,唐肯,宁芷坉,周季梅,康心之,臧康泰,胡槐卿诸君。
十五日
张校长访问中央大学、重庆大学、四川教育学院、复旦大学。
十七日
张校长偕谢校董及容教务长自渝抵蓉,教职员多人及全体学生到车站欢迎,四川省政府派代表到站迎迓。
十八日
张校长到校,召集全体学生训话。
十九日
张校长宴校董及全体教职员。
二十日
张校长谒四川省政府刘故主席甫澄公陵,并献花圈。
二十一日
张校长召集校董会,推定邓汉祥、甘绩镛,张仲铭、康宝志为驻川常务校董,追认移川复兴建设委员会简章,并报告聘谢校董为副校长,驻川主持成都分校事宜。
二十六日
大中学两部,举行第一次毕业典礼,张校长寿镛主席。
二十七日
张校长决定斯校将来永久留川,接受张仲铭、富安、寿龄昆季所赠田地五十余亩,即就该地基兴建校舍。
七月二日
上海本校附属中学主任廖世承来蓉。
十一日
张校长游峨眉山,经乐山乘轮船到渝,谢副校长赴渝与张校长商校务。
十二日
张校长由渝中飞香港转申。
三十日
成都分校新校舍建筑工程开标,由永盛营造厂厂主廖建廷得标。
八月五日
奉教育部令蓉校定名曰"私立光华大学成都分部"并颁到图记。
十二日
谢校董主持新校舍建筑工程破土典礼。
二十六日
本校自购之显微镜天秤等仪器由沪运到香港,转托梧州贵阳等处中央银行代运来川。
九月十三日
买入校地西部胡德明之地十亩五分,又买入卢吟周之地四分,又买入校前沈雨卿之地八分,以供使用。
十一月十九日
奉四川省政府令许准购作校址之田亩免征契税。
十二月十日
谢校董亲赴自流井,向富荣两盐场全体井灶商募得建筑经费二万元,本校为纪念并酬答厚意起见,决就建筑物一座题名"富荣堂"。
十九日
本校自购之仪器及沪校拨给之图书共六十四箱,由海防经昆明托由四川著名之麻乡约运送行以人力挑运到蓉,共雇脚夫一百五十四名,中途有脚夫两名,滑堕万丈深崖,未能得救身死。
三十一日
翁校董文幜,又复兴建设委员张星联到蓉 ,参观成都新校。

 

二八年(1939年)
一月一日
成都新校落成,全体学生迁入,招待各界,来贺者数百人,此地改名曰光华村。内中教室一座,题名曰"甫澄堂",纪念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甫澄)之赞助;又教室一座,题名曰"富铭堂",纪念张富安、仲铭、寿龄昆季之捐校址;又学生宿舍一座,题名曰"鸣斋",纪念邓汉祥之赞助;又一座,题名曰"绩斋",纪念甘绩镛之赞助 ;又以一条道路,题名曰"绍孚路",纪念陈绍孚之赞助,分别纪念。
二月二日
奉教育部核准,添设土木工程专修科及会计专修科。
七日
谢 副校长赴渝,参加蒋委员长召集之四川中等以上学校校长教务长训育主任训话,并代表张校长参加第三次奇怪教育会议。
十八日
赈济委员会委员长孔祥熙、副委员长屈映光,允许拨给本校贫苦学生就学基金三万元,极易建筑附属中学校舍定名曰"祥熙堂",用表纪念。
四月二十四日
康校董宝志来函,与乃兄心如乃弟心远合捐一万元,为本校图书馆建筑经费,题名曰“季琴图书馆”,纪念其尊人季琴公,嗣请心如莅蓉主持开工典礼。
五月三十一日
聘朱家晔为本校校董。
七月九日
接收宋美龄女士主办之战时儿童保育会送来难童二百名,今日入本校附属中学初中部肄业,其教养费,由政府指定川康盐务管理局担任。
八月二十二日
移川建设复兴委员会名誉会长孔祥熙,在渝召集各委员开茶话会,讨论本校经费短缺填补方法,议决由校长副校长出名具呈教育部,请求援照复旦大学(每年二十八万元)大夏大学(每年十七万元)之成例,给予补助,同时再由校董向部具函请求。嗣奉教育部核给八万元。
十一月十八日
前四川省主席王瓒绪(字治易)捐国币一万元,当以建筑中学学生宿舍,题名曰"治斋",用表纪念。


二十九年(1940年)
八月二日
校董在渝开会,加聘徐堪、刘航璨、向传义、李肇甫、薛迪靖、徐可旚为校董。
十日
陆寿长由渝飞港转申。


三十年(1941年)
二月一日
奉教育部 电令,暂缓招生,探其原因,系有特务人员向蒋委员长长 报告,谓本校学生思想有不纯正者,遂奉委员长手谕归并取消。当由谢副校长霖,面恳行政学院孔副院长祥熙,代向蒋委员长陈明实情,蒙允仍准继续招生,照常办理。
二月十八日
谢副校长霖赴渝,参加国民政府第一次全国主计会议。
五月十六日
奉教育部令停办化学系及土木工程专修科,以学生人数过少之故。
十七日
增建附属中学学生宿舍。
七月一日
成都平委员会成立,本校学生参加社会服务,由谢副校长霖率领主力售米工作,为期三月。
九月二十六日
谢副校长霖丁父忧。以所受赙仪,建筑学生膳厅,题名曰“冠能堂”,纪念乃翁冠能公。
七月一日
成都平祟委员会成立,本校学生参加社会服务,由谢副校长霖率助理售米工作,为期三月。
九月二十六日
谢副校长霖丁父忧。以所受赙仪,建筑学生膳厅,题名曰“冠能堂”,纪念乃翁冠能公。

 

三十一年(1942年)
三月二十五日
奉教育部令开,据视察员报告该校校舍宽敞,环境卫生,图书馆设备,亦尚可观,等因。


三十二年(1943年)
一月十日
薛教务长迪靖,双目失明,加聘李恩廉为副教务长。
五月五日
本校移川复兴建设委员会会长孔祥熙到蓉,莅校集合学生训话。
七月一日
李副教务长恩廉,因自有经营离校,挽留不获。
八月二十日
物价高涨,本学期应收学杂等费数目,召集全体教师及主要职员开会讨论,议定每一学生应缴一千九百元。
九月一日
有大学肄业生莫健等,号召暑假留校学生,至向校董传义,张校董仲铭处,指谓学费过巨,提出反对,并要求改为国立,向校董然其说。
二日
校内发现“欢送谢霖先生,离开光华,以娱晚年”及“拥护校董会允许谢霖辞职”等标语。
十一日
谢副校长霖因奉教育部电饬学费减为每人八百五十元,函请在蓉校董,易人办理分部校务,校董议决本校成都分部系谢霖甫先生一手创成,辞职碍难允许。
二十四日
谢副校长霖再函在蓉校董,声述教育部仅准每人收学费八百五十元,无法维持,仍请易人办理校务,议决保留。
十月七日
谢副校长霖三请易人办理校务,经在蓉校董集议,聘张登寿代理(张君系闽籍上海本校毕业校友,现任国立四川大学教授兼新生院主任)。
九日
学生张贴标语:反对张登寿,同时国立四川大学黄校长季陆,亦不允许张君脱离。
十八日
教育部派陈督学宗英到蓉视察学潮。
在蓉校董集会,议定在张登寿未到校前,公推向校董传义暂行执行校务。
十一月一日
向校董传义到校视事,布告每人应缴学费一千七百元。
八日
向校董传义主持本学期开学典礼,谢校董霖出席,撰有“告光华大学肄业生”一文印刷分发。

 

三十三年(1944年)
三月四日
在蓉校董拟推翁校董文灏为光董事长,先请钱校董永铭在渝接洽,得复已得翁公应允,今日集会公推,井函达翁公。
七月二日
在蓉校董加推校董谢霖,李肇甫为常务校董。
十二月九日
在蓉校董集会,报告翁校董文灏不允担任董事长职,经谢校董霖说明成都分部开办之初,邓校董锡侯赞助之力甚多,议决改推邓校董锡侯为董事长,邓公固却,众请勉为其难,以待胜利来临,遂报部备案。议决筹募成都分部基金四千万元,以次年为乙酉年,适值本校成立二十周年校庆,题名“乙酉基金”。

 

三十四年(1945年)
二月一日 .
向校董传义提议因经费困难,停办附属小学,谢校董霖谓与原定帮助农村儿童宗旨有背,请商地方乡保甲长接办,决议请谢校董霖办理,旋得地方人士同意,改为“私立光华小学”,实行接办,另组校董会,并经公推谢公担任私立光华小学之董事长。
六月三日
本校成立二十周年校庆,又值张校长寿镛七十寿.谢校董霖六十寿,举行扩大庆祝,并由本校同学会成都分会编有纪念特刊。
七月十五日
张校长在沪逝世,恶耗传来,全校震悼。
八月一日
徐校董可 ,由中英庚款委员会遣派赴英进修,按徐君为民国十四年夏圣约翰大学之应届毕业生,因五卅惨案,不受圣约翰大学之毕业证书,而受本校之毕业证书者,校中呼曰飞班毕业生。
九月一日
谢校董赴渝,参加张校长追悼会。
十二日
在渝开校董会,议定四事:
一,取销上海在抗战期内所设之两学社。
二,聘请朱校董经农为本大学校长。
三,依大学规程不准设立分校之规定,决遵张校长寿镛与谢校董霖当初商定成都分部永久留川之计划,议定两种办法。
甲 现有成都分部财产,赠请川省人士接收,另组校董会,继续办理,呈请教育部另行立案,从此与上海光华大学成为兄弟学校。
乙 甲项办法若不能成功,则由本会呈请教育部并入国立四川大学,全部财产亦悉赠送。
以上两项办法,公推谢校董霖,邓校董汉祥,徐校董堪等三人与川省人士接洽。
四,呈请政府褒扬张校长寿镛。
十月十一日
在渝开校董会,议定八事:
一,当场向朱校董经农致送校长聘书。
二,解散旧校董会,另聘王费佩翠、朱经农、朱言钧、徐堪、徐可 ,许沅、张星联、翁文灏、康宝志、赵锡恩、廖世承、邓汉祥、钱永铭、颜任光、谢霖十五人为校董,另组校董会。并公推翁文灏为董事长,谢霖、钱永铭为常务校董。
三,议决聘请王晓籁、甘绩镛、向传义、朱家骅、朱德尊、杜镛、李肇甫、徐陈冕、施肇基、陈辉德、张仲铭、杨培英、邓锡侯、刘航琛、缪秋杰十五人为名誉校董。
四、议决在朱经农校长未将教育部次长辞脱到申就任以前,由校董朱言钧代理校长。
五、议决筹募上海本校复兴基金,以五千万元为目标。
六、校长朱经农提议,聘请廖校董世承兼任上海本校附属中
学校长,议决通过。
七、成都分部在川省人士未决定接办前,聘向名誉校董传义暂为成都主任,报部备案。
八、将来成都分部结束事宜,公推谢校董霖办理。

三十日
本校成都分部,川省人士决定接办,改名“私立成华大学”,公推邓锡侯为代表,向光华大学及张故校长寿镛及创办人谢霖言谢,并声明新校成立后,再行隆重纪念。
三十一日
全校师生开会追悼张故校长寿镛,各界前来参加。
十一月一日
接成华大学来函,就光华大学各旧校董中,分别聘请为校董或名誉校董,藉表实行为兄弟学校之意。
二十日
成都分部学生对于更改校名,认为不满,向主任传义,予以同情。
三十日
学生罢课,列队游行,表示反对。
十二月十日
教育部杭次长立武,钟督学道赞,一同莅蓉,视察学潮,与成华大学邓代表锡侯商定,凡不愿改作成华大学之学生,均准在成华大学借读,将来仍由光华大学给予毕业证书,学潮遂息。


三十五年(1946年)
二月一日
成华大学王校长兆荣,代表成华大学校董会实行接办,全部校产,实行移交收受,依当时物价作价一亿五千万元,报部备案。
设立光华大学成都分部结束办事处,办理各事,及借读成华学生等事宜,由谢校董霖负责主持。
谢校董霖与成华大学商定,大中学两部教职员之聘书,尚未届满者,均继续有效,至各该聘约期满为止。
二十日
接上海本校函告翁董事长文灏到校视察。
三月一日
委托成华大学代饬本校成都分部学生填写志愿书,分为 (甲)愿赴沪校肄业者,(乙)愿改作成华大学正式生者,(丙)愿在成华大学借读,将来仍由光华大学发给毕业证书者,等三种。结果甲种得三十六人,乙种得七十九人,丙种得一千零三十五人,并决定此外凡在休学中之学生,将来复学时,皆改为成华大学正式生。
尚在附属中学高初中两部肄业之学生,计有三百五十五名,与成华大学商定由成华大学仍用“私立光华大学附属中学”名义,代办至各班毕业为止。
五月十五日
奉教育部令拨给复员费一亿五千万元,由国库直接拨交上海本校,嗣接沪函谓此款除以二千七百万元拨交成华大学,作为收录本校借读生之津贴外,其余只能用以恢复沪校,不能再行分拨来蓉。
六月三日
留蓉成华大学借读学生及附属中学肄业学生,庆祝本校成立第二十一年之六三节,并向上海本校呈献贺敬国币五十万元,又售花献金十万元。
二十七日
谢校董霖,恳得救育部杭次长立武之赞助,承美国援华联合会拨给复员费二千七百万元,当以分赠大中学两部外省籍教职员六十一位,作为还乡旅费,以完本校责任,分配标准如下。
大学正教授 十九人 每人摊得国币四十八万六千元大学副教授 五人 每人摊得国币四十六万一千元大学讲师、总务主任、中学教员 十八人每人摊得国币 四十三万七千元大学助教、校医,出纳庶务,助理秘书、注册成绩等组主任 八人 每人摊得国币四十一万三千元 大学各职员 十一人 每人摊得国币 三十八万八千元
七月二十日
留蓉成华大学借读之大学各系学生九十名。会计专修科学生二十三名,附属中学之高中学生十七名,初中学生五名毕业。
十月一日
接上海本校函告大学朱校长经农及附属中学廖校长世承,均已于九月二十七日到校视事。
成都分部,决定以后对教育部,改由上海本校统一发文。

 

三十六年(1947年)
一月十五日
留蓉成华大学借读之大学各系学生八十一名,附属中学之高中学生二十九名,初中学生六名毕业。
三月一日
光华大学川康两省同学会分会二十五单位及留成华大学借读学生八百名、附属中学全体肄业生,向上海本校献大红缎软匾,恭贺翁董事长文灏,朱校长经农莅任之喜,题“日月重光”四宇。
五月一日
接私立成华大学函略开,经议决将原有之科学馆,改名曰。
六月三日
成华大学函告,决定于六月三日,全校放假一天,表示祝贺。
光华大学留成华大学借读同学会,庆祝本校二十二周年之六三节,并向上海本校献川绣校徽绣旗。
成都分部附属中学学生,向上海本校附属中学献旗,题“教育基础”四宇,贺二十二周年六三节,并贺廖校长世承复任。谢校董霖,率毕业校友,募得之上海本校复兴基金,由谢氏凑足一千万元,是日在沪致送。
成都分部,曾于二十七年拨款在沪购买中学用仪器一批,因交通阻碍,迄末运来,原价为二十八年之货币二万元,此物迄今仍存沪校,今函上海校董会及上海本校附属中学,即以移交附中使用。

(录自光华大学成都分部结束办事处编《私立光华学成都十年记》。公元时间是本书编者加的,原著的标点符号有修改)